排骨好好次

味觉

13我爱


林她:

cp奎准/彬奎准




01


崔范奎疯一样的从门外跑进来,外套被扔在地上皱成一团。


“呀,去哪里了?”刚洗完澡出来的崔连准还散发着雾气,穿着本人最钟爱的超大号t恤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去了便利店,买了哥最喜欢的巧克力奶。”崔范奎把背包里的东西哗啦一下全都倒在小矮桌上。一旁的崔秀彬凑了上来,“杏仁奶呢?”


崔范奎将一听杏仁露敲在桌上,“给哥这个。”


崔秀彬看着叹了口气,“都说了杏仁露和杏仁奶是不一样的东西。”回头再看跟在崔连准身后撒娇的弟弟心里又闷出一口气,“明明准哥喝什么牌子的都一清二楚呢。”



02


因为洗澡消耗了很多体力的崔连准接过巧克力奶后就迫不及待的插上吸管喝了一大口。


咕咚。


“哦!是凉的呢。”


崔范奎看着哥哥笑起来的样子自己也跟着傻笑起来,“因为哥哥喜欢喝凉一点的,特地从冰柜里拿的,付完帐赶紧就回来了。”


“坐在电车上的时候我就在想,电车怎么还不来啊!我要赶不上了!”


崔连准看着自家弟弟的傻样拍了下他的头,“傻子。跑了一身汗,赶紧去洗澡吧。”


“好。”崔范奎立马应下,行动迅速的冲进厕所。要早点上床抱住香喷喷的哥哥。


“奎呀,”崔连准站在浴室门外向里面探头。“出去的时候没有伪装一下吗?”


“什么?没有啊哥。”崔范奎拿起洗发露看着上面一行一行的小字,说出了想说的话。


“我们还没出道呢。怎么会有人认识我,更何况我还没公布。”他打着哈哈,是因为话题有点严肃吗,他故作轻松的说出来只是希望不要给哥哥太大压力。


“奎是门面呢,肯定会比泰贤更受欢迎的。”崔连准捏了捏喝完的奶盒,里面发出“咻咻”的声音。


“才不像我,一开始出来一大堆人喜欢我,秀彬出来的时候都去看秀彬,泰贤出来去看泰贤,小凯出来又去看小凯”带着小小不满的一声轻哼从鼻子里传了出来。


“怎么会!”浴室的玻璃门哐的被拉来,身上还滴着水的裸体奎大声反驳,“当初喜欢哥的人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前两天我还看到一个部落群来着!”


“知道知道知道!快回去,会着凉。”


“我洗完了,哥。”崔范奎伸手撩了下头帘,上面的水珠扬了崔连准一脸。


不好意思的接过哥哥递过来的浴巾,细心的崔范奎发现他哥的耳尖好像在泛红。



03


“我好渴啊……秀彬,有喝的吗?”坐在练习室里的崔连准捏了捏崔秀彬的肌肉。


今天范奎有拍摄行程早早就出去了,本来以为冰箱里还有库存结果什么都没有。


没有了巧克力奶的早上等于没有了灵魂。


崔秀彬伸手翻背包里的水,“哥,只有范奎给我拿的杏仁露。”


“你不喝吗?这不是杏仁……”


“杏仁露和杏仁奶是不一样的。”杏仁奶匠人崔秀彬的语气十分真挚。


崔连准咂咂嘴,“嗯?这味道还不错呢。”


“哥喜欢喝苦的吗?”


怎么说呢……崔连准脑袋靠在镜子上闭着眼睛,脑子里出现了崔范奎的样子。


“是不喜欢太……甜的呢。”


(注:剧烈运动后请及时补充矿泉水)



04


“要去哪里?”


崔范奎结束完一天的行程刚回到宿舍就看见大哥二哥穿戴整齐的准备出门。


“去便利店。你要一起吗?”口罩后面传来崔连准闷闷的声音。


“我立马ok。”刚刚还累的要死陷在沙发里的崔范奎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巧克力奶。”崔秀彬看了一眼购物车就头疼。


“准哥喜欢喝啊。”听听,说的多么理所当然。


“不行,放回去。预算不够。”练习生时期的零花都是经过经纪人严格把控的,能带出来的也只有买零食的钱。


“我拿自己的钱买。”崔范奎从裤兜里夹出来一张票子抖了抖。


崔秀彬头更疼了,一定是他又去找哪位作家姐姐撒娇哄來的钱。


“奎呀,我拿了两箱矿泉水。一会儿拿起来费劲。你把奶放回去点吧,我又不是宝宝,不需要那么多奶的。”崔连准撅起嘴巴哼了一声。


“好的哥。”崔范奎盯着崔连准的嘴唇笑开了。



05


崔秀彬拿胳膊肘捅了捅崔范奎,“我的杏仁奶呢?”


崔范奎拿起万花丛中一点绿,“给你这个。”


崔秀彬苦涩的说,“都说了杏仁奶和杏仁露不是一个东西。”


他怕这小孩是玩上瘾了吧。


“秀彬,我帮你拿了杏仁奶。”走在购物车前面的崔连准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说。


啊……真不愧是哥。被解救的崔秀彬向崔连准投向感激的目光。


崔范奎扔下购物车跑去挂在了崔连准身上,“哥怎么不帮我拿喝的。”


呼出来的气息蹭着脖颈,崔连准不得不转过头反驳,“我怎么知道你要喝什么。你这个花心的小子。”


“我才不花心,我对哥一心一意。”崔范奎低头嗅着令他心安的奶味。


“我就当你年纪小说胡话。”


“我也只比你小两岁啊哥。”


“小两岁就不是哥了吗?”



06


被独自抛下的崔秀彬满心苦涩的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


做队长好难,出道了可怎么管。



07


崔范奎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崔连准发烧。


烧的迷迷糊糊的还专心教弟弟们舞蹈的走位,要不是小凯无意间碰到了准哥的额头,还不知道严重成这样。


做练习生八年的尊严令他一定要将手上的课程做完才能休息。但反抗无效,被弟弟们合伙塞进了被子里。


就像是那张表情包一样,崔范奎真的看到许多“哼”在准哥身边打转。


“哥,起来把药吃了吧。”崔范奎轻轻掀开被子一角问到。


被子被掀开立马合上了,不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崔连准是你们说躺就躺说起就能起的吗?”但反抗无效,被弟弟们七手八脚推了起来。


姜泰贤这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举铁被崔连准悄咪咪安排上行程。


“哥,听话把这药喝了。不苦,甜的。”崔范奎坐在床头捧着碗等着。


崔连准喝了一口立马捂着嘴远离,“好苦!”


“嗯?”崔范奎纳闷,低下头抿了一口,“不苦啊,这个好甜。”


“苦的!不信你给泰贤试试!”崔连准喊到。


姜泰贤也低下头抿了一口,“不苦啊?”


小凯也凑过来啜了一口,“诶,好甜哦。”


一旁崔秀彬看不着去了,“停,你们一会儿要把药喝了了。”


“准哥,你要是不老老实实喝药,我就把买来的巧克力奶分给cody姐姐们。”


啊西真是恶魔啊,崔秀彬。


被弟弟们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崔连准喝完药更是怨气撞铃。


崔范奎拿手背贴上崔连准的额头,“哥,不要担心。舞蹈我会好好教的。哥趁现在多休息吧。”


冰凉的触感真的有缓解疼痛,为出道担忧的揪着发疼的心一下一下静了下来。心安感带着困意蔓延到了全身。


崔范奎端起药碗起身关灯离开,沉淀的药渣显露了出来粘满了碗底。





崔连准的烧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身子还有些虚弱。谢绝了工作人员好意的休假,立马投身于行程中。


自己可是大哥,就在这倒了算什么话。


经纪人拿着行程表站在门口吆喝,“快出来,今天有很多事要做。”


姜泰贤端着碗跑了出来,“哥你药还没喝。”


崔秀彬连忙转身去拿巧克力奶。


崔连准只是看了一眼就接了过来一口闷了下去。


“走吧。”



07


崔范奎看向碗底,那里光滑一片,只剩一点点水弯儿打着晃。


他想起来,崔连准说喜欢苦的,但明明巧克力奶很甜。


喝药的时候,药是甜甜的,他却捂着嘴巴说很苦。


他又想起来自己上回吻他。


他当时红着脸吃吃笑着说,“好苦。”



08


崔范奎像是知道了什么,手指抚上嘴唇轻轻摩挲着。


好甜啊。








end.


趁现在还没有人设的时候写同人


以后设定都出来了我就是ooc最好的反面教材kkkk


我单方面宣布奎准🔒了(叉手手)




同人文的真相

苏夜白陆_银他妈一生推:

BGM不可或缺,脑洞连万亩,填坑不可能😂


鹤云樘.:



十分中肯 是我本人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我曾在最后一秒想到你

“我的弟弟”

Eighteen:





*丹尼尔视角


*比较平淡吧


*就只有两个人,塌邕玉没有多少


*BGM-always 中岛美嘉 (还是这首歌,有始有终吧,我喜欢这个调子)








爱一个人这件事本身没有错,只是羁绊太深,他爱他,他不爱他








本来没有准备写这篇的,但在某天晚上心血来潮开了文档,断断续续地就写完了


或许每一个人都希望丹尼尔是自己心里想的样子


但他其实就是这个样子


志训爱着一个人,丹尼尔陪着一个人,不管是什么样的牵绊,这都是他们的故事


其他方面在这篇里缩小化处理了,有些或许就是你想的样子,有些不是


谢谢看文



“我看见他了,光明的银纱笼罩他的身影,他如同过往的记忆中再次向我伸出手,他说,他要将我救赎,否则,同我堕落”

燃一片,春光明媚